酆逸凌

钟都坏了,时光走走停停又回转
我们一见钟情 两情相悦 干柴烈火




大本命凯歌不拆不逆
大写的cp洁癖
Sirius Black是信仰
hp原著党 所有原著cp不拆
最近沉迷Marvel
ADGG一定只有我一个... ...
大爱几米

然浩 恋爱那些事(三)

熏然和浩子为了卖蠢卖萌撒狗粮而存在。茅小春和薄教授为了卖萌卖蠢神助攻而存在。

 

另:ooc都是我的锅咯

 

 

——————————————————————

 

 

 

袁浩是被see you again的铃声吵醒的。电话一接通,茅小春那边就吼上了:

“浩子你去哪了!?我这一大早起来你影都没了!你昨天——”

茅小春吼着吼着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果断挂了电话。


... ...等等你听我解释!

一句话都没捞着说的袁浩半张着嘴,坐在一团被他弄得凌乱的被单上。


... ...




“——李熏然!”



茅小春今天起床的时间有点诡异——四点。

所以袁总被叫醒的时间是四点零五。

李熏然被吓醒的时间是四点零七。


睡在沙发上的李熏然直接由半深半浅的睡眠状态被吓到执行公务的精神状态。有那么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在办公室睡着了。


然而现在所要解决的问题并不比他接的上一个案子棘手:袁浩在大喊了一声把他吓醒之后甩上了他房间的门。


李熏然不知道他整的这是哪一出,不过他也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小祖宗可能是以为他直接把他给吃了。


... ...我有这么流氓吗


然后李熏然发现了一件更加悲催的事情:他昨晚睡沙发,可是他躺下的时候遥控器还在上面。并且这遥控器正正好好硌着他的腰。


所以袁浩出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李熏然坐在沙发上揉着腰... ...


这TM就尴尬了。


袁浩瞪着眼睛竖着耳朵,睡了一宿的头发全都趴下来变成了蘑菇头,身上穿着昨天的白衬衫,下身也是一条白色的裤子。微微驼着背站在门口,看着李熏然。


李熏然拿起沙发上的遥控器以示清白扔到茶几上,摔出了电池。


... ...


“我饿...”袁浩对自己的身体一通检查之后发现各个部位完好,也没有任何被侵犯的迹象。于是走出屋子却看到腰疼的李熏然。直到这时候才对李熏然说出被茅小春的电话吵醒的一瞬间就想说的话——他是真饿了。


“那...你想吃什么?我下楼去给你买?”

“我想吃你做的。”袁浩借着一点起床气和昨天喝醉后还未消散的微醺,如是要求道。

“...那...好吧,做什么?”

“煎鸡蛋,牛奶,我家楼下那家小卖店的面包...有香肠就更好啦~~~嗯...把面包换成面条也行,面条的话最好加点小白菜什么的...实在没有的话粥也可以。不过还是比较想吃面条...”


“... ...”←经常以馒头咸菜过日子的李熏然。


最后,李熏然用五分钟的时间去楼下超市买了鸡蛋香肠面条(这个季节哪有白菜!)又用十分钟的时间给袁浩和自己各煮了一碗。


没办法,谁叫他摊上个这么难弄的人。


没事,他总有机会找回来。李熏然吃着面条,想。



“熏然你做饭真好吃!”袁浩鼓鼓囊囊的嘴好不容易瘪下去一点,立马说道。还没等李熏然接什么话,袁浩就用两只闪闪发亮的眼睛望向他:

“你以后天天都做给我吃好不好?”

“好啊... ...诶?天天?你要住这!?!”

袁浩嘿嘿地笑,不答话。吃下最后一根面条,又喝了几口碗里的汤,站起身来。


“那个... ...我就先走了啊。嗯...谢谢你的面条!”


李熏然这才发现,袁浩的耳根都是红的。


这小兔子的面皮,还不是一般的薄。


茅小春打了那通电话之后,呆愣呆愣地在床上坐了一会,然后她脑子里就冒出了许多莫名其妙的猜测,全都是关于昨天晚上袁浩和李熏然的乱七八槽的东西。






不对不对,要淡定。


茅小春就开始在床上滚来滚去。


... ...这是哪门子的淡定你能告诉我吗?


再然后她就开始纠结另外一件事:关于谁上谁下的问题。


不过还没等她纠结完,吃饱喝足的袁浩就回来了。


“耗子耗子!你怎么样?”

袁浩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误会没处理完...


“我们什么都没做!”


你这样更容易让人误会好吧?


袁浩歪着头又想了一会:“就是他今天早上给我做了面条。诶我跟你说他做饭真的好好吃!”


茅小春脑子里的一团马赛克清晰了起来。并且袁浩被她放到了下面那个位置。


袁浩内心:茅小春你这个笑是几个意思!?


笑也笑够了,茅小春开始抱怨她还没吃饭袁浩倒好跑人家去吃了一顿好的还不给她带份blablabla...


袁浩自动闭起耳朵,把这个被他腹诽成“母老虎”的人的说话声隔绝在外面。


李熏然看到袁浩通红的耳朵之后,顿时感觉腰也不酸了背也不痛了腿也不抽筋了整个人都精神了好多,乐呵呵去上班才发现今天放假...


于是他开始往袁浩小区那边转悠,转悠到地方想把人约出来,又发现他还是没留对方的电话号码...


乐极生悲啊李警官我跟你说。



薄靳言接到李警官一起上街的邀请之后,心里奔腾过一万只草泥马...


“喂?”←这是薄靳言在接到电话之后说的唯一一句话。然后,他就二话不说毅然决然地点了“结束通话”那个红色的圆。


... ...李熏然你是把我当召唤阵用了吗?!


李熏然:啊... ...召唤阵不听我的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李警官在楼下转悠了五六分钟之后,看到了念经无果下楼买早点的茅小春。


这种眼看就要被打但是看到了警察叔叔的既视感... ...啊不对我就是警察叔叔。


“你好!”


茅小春头一遭见到一个把你好喊得如此激动的人。再一看这不是那个警察吗!于是她痛快地报出了自家门牌号,转了个弯冲早餐店去了——我就不回去打扰了你们随意^_^


您的好友:神助攻茅小春 已上线。


李熏然原地懵了一会,就直冲袁浩的公寓去了。


说来也巧,茅小春去的那家早餐店,正是薄靳言经常去的那家。她坐下后不一会,薄靳言就走了进来。


由于对薄靳言存在“他是不是也喜欢那个警察”的怀疑,茅小春决定试探一下。


“诶,昨天我室友丢了,你看见他了吗?”

“你室友?谁?”

“袁浩啊,他不是跟你们两个走了吗?”


由于对茅小春存在“她是不是也喜欢那个袁浩”的怀疑,薄靳言决定如实回答看看她的反应。


“昨天晚上... ...他应该是跟熏然在一起睡了吧。”


茅小春松了一口气:如果真喜欢不会这么淡定的。


薄靳言松了一口气:如果真喜欢不会带着一脸“好想知道他们俩昨晚干了什么”的表情的。




两人的漫漫助攻路,才刚刚开始。

 

 

 

TBC

评论 ( 2 )
热度 ( 43 )

© 酆逸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