酆逸凌

钟都坏了,时光走走停停又回转
我们一见钟情 两情相悦 干柴烈火




大本命凯歌不拆不逆
大写的cp洁癖
Sirius Black是信仰
hp原著党 所有原著cp不拆
最近沉迷Marvel
ADGG一定只有我一个... ...
大爱几米

然浩 恋爱那些事(二)

熏然和浩子为了卖蠢卖萌撒狗粮而存在。茅小春和薄教授为了卖萌卖蠢神助攻而存在。

 

另:ooc都是我的锅咯

 

 

——————————————————————

 

 

 

袁浩跑了之后,李熏然和薄靳言两个大男人在原地足足待了三分钟,一句话也没有。



... ...诶呦卧槽,这算不算袭警啊...


... ...李熏然你的脸快被你搓破皮了快放过它吧...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 ...你敢不敢找个再差点的理由...


... ...诶那个流氓钻的不是那个胡同,你走错了吧...
↑内心戏丰富的薄教授


李熏然真的走错了路,所以——他当然也没找到袁浩。


李警官掐着自己的手机,万分后悔为什么没有留他的电话。

这要怎么找啊...难道要通缉啊?

李熏然于是就郁闷了好几天。几天之后,他硬拉着薄靳言,又一次走在了大街上。


“你真在大庭广众之下,在大街上亲了他?!!”茅小春的眼睛瞪得堪比她头顶上那盏水晶灯。

“真的又怎么样?”袁浩至始至终没有把脸从手上撕下来,“还不是你出的好主意?”

“我那...就是说着玩玩的,谁知道你真这么干啊...”

茅小春又想了一会:“还是就在这楼下?有多少人认识你啊!”

“别说了行吗,让我静静。”袁浩的手和脸之间应该就是最新那款强力胶。


不过强力胶也有失效的时候。


比如... ...


“浩子快来看!”

“都说了别叫我...”

“不是,那警察又和那男的上街了你确定不看看!?”


平时从来不运动的袁浩冲下楼的速度大概刷新了世界纪录。




自李警官一边看手机一边笑事件之后第三次看见袁浩的薄靳言,终于意识到自己是被用来干什么的了。

...我心里苦但我不说。



袁浩气喘吁吁站到李熏然面前,悲催的发现自己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僵持了一会,还是李熏然先开了口:

“袁浩...”

“李警官,不介意的话出去吃一顿?”

“当然不介意。”李熏然看似淡定实则内心无比兴奋。

“你们吃,我就不去了啊。”薄靳言火速推掉自己与这件事的干系。


再好不过了。


袁浩说完请他吃饭那句话之后本来想咬掉自己的舌头来着,但是一听说薄靳言不去,立刻欢呼雀跃——没错,是真的欢呼雀跃,不是内心戏。


如果你当时在那里遇到李熏然,他可能会满面春风地对你说:来,我们来算一算薄教授的心理阴影面积。



李熏然又一次没想到,袁浩这次是真的带他去吃了一顿。去了一家挺不错的饭店,点了几样两人爱吃的东西,化尴尬为食欲,吃了起来。

“要不喝点酒?”李熏然开口问道。

“好啊。”袁浩想也没想就应道。

于是李熏然就叫了酒,给袁浩和自己一人倒了一杯。


当时万分后悔的李熏然现在回想一下,对自己当时的做法和袁浩一杯倒的体质很是满意。那天最后还是李熏然付了账,把袁浩架出饭店的。

喝醉的袁浩很安静,乖乖地待在李熏然怀里,不说话,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只是两颊通红,自己站不起来或者不愿意站起来。



“袁浩?醒醒啦,告诉我你家在哪,我给你送回去?”

“嗯... ...”

“袁浩?浩子?快点告诉我啊,你家在哪?”

“不要... ...”

“不要什么?”

“不回家... ...”

李熏然满头黑线:“不回家哪行啊?快告诉我你家在哪?好不好?”

“不说。”

“家里... ...有只母老虎,总找我茬...”

“... ...!!!???!”

李熏然显然被袁浩这个“家里”吓到了,不过还没等他问,袁浩就接着嘟囔:

“就茅小春,跟我合租那个...你...还见过...我闺蜜...”


语无伦次的。


李熏然悄悄松了一口气,接着问:“那你要去哪啊?总不能在外面待着吧?”

“你家...就行。”


李熏然也喝了酒,于是他给薄靳言打了电话。薄靳言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是:在一阴暗处,站都站不直的袁浩一个劲地往李熏然身上蹭,李熏然则把人搂的死紧,活像有人要跟他抢似的。不过这方圆五十里真是除了他自己,再除了他们俩,没有活物的存在了... ...


薄靳言甩掉满脑袋黑线,按了按喇叭。


在接下来的五分钟里,薄教授不管后座还坐着一个警察,把车飙到了第二宇宙速度——你们俩明摆着欺负我昨天刚把墨镜从车上拿下去,现在没的可戴。


结果就是,李警官成功地把一只小耗子拐回了家。

 

 

——————————————————————

 

 

 

这篇文我还是决定写下去了...

 

短小一章 主要是想问问你们(除了肉以外)想看什么情节w

评论 ( 5 )
热度 ( 46 )

© 酆逸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