酆逸凌

钟都坏了,时光走走停停又回转
我们一见钟情 两情相悦 干柴烈火




大本命凯歌不拆不逆
大写的cp洁癖
Sirius Black是信仰
hp原著党 所有原著cp不拆
最近沉迷Marvel
ADGG一定只有我一个... ...
大爱几米

耄耋(二) 琅琊

bug不要在意... ...

戏拍了几天了。
王凯和胡歌下定决心要收起自己的小情愫,要全心全意投入到工作中去。

只不过,收起了小的,貌似又换上了大的。

午饭的时候通常是互相招呼着坐到一块,一边吃一边说笑,偶尔,找不到座位的黄维德会过来蹭个座,于是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电灯泡---就差在头上举着牌的明晃晃的那种。对面两人却是都没注意到。几天之后,渔网殿下对两人的称呼就由“苏先生”“靖王”变成了酸溜溜的“你家苏先生”“你家景琰”。

他俩听见,心照不宣地对视,捕捉对方暧昧不清含义不明的眼神。

就连晚进组几天的刘涛也在与其相处一天之后拍了拍誉王的肩---深表同情。

胡歌顶着一头黑线出现在后面:“等等,涛姐,这是什么意思... ...”
刘涛故作惊讶状:“什么?你们还没在一起吗?”
看着愣住的胡歌,她哈哈一笑:“说着玩的,别当真。”
胡歌动动嘴角,扯出一个笑:“涛姐你可别吓我啊... ...”

晚饭时,胡歌溜去了王凯的房间,两人叫了外卖。胡歌一边吃饭一边察言观色:

他凯哥是喜欢他的对伐?

胡歌的小动作,王凯只当没看见。照样吃他的饭,看着小子到底要干什么。

见王凯一点表示也没有,胡歌有点慌---他中午还好好的呢?几次暗示过去都没有反应,胡歌彻底沉不住气了。张了张嘴,正蓄势待发的时候,王凯开口了---“歌歌,我还有点事,先回去吧,好不好?”

胡歌张着嘴愣在那里,这明摆着是要赶他走啊。好,王凯你等着。他恶狠狠地瞪了面前的空盘子一眼,就好像那是王凯似的。随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王凯坐在那里不出声地笑岔了气,他家未来的大宝贝真是太可爱了盒盒盒盒... ...

当然,王凯不是故意的,他是存心的。

然后,胡歌用行动告诉了王凯:作死的后果很可怕。

第二天中午,胡歌搬到了他静姨那座去,他还顺便拉了誉王坐下,紧接着二爷也坐在了那。王凯陪着笑走过来时,他喊的尤其大声:“凯哥,没座啦,再找地方吧!”

黄维德碰碰他:“怎么,跟你家景琰吵架了?”
胡歌咬牙切齿,音量大的足以让王凯听见:“我与靖王殿下,素无往来。”

QAQ歌歌我错了  来自王凯。

我就是夜空中最亮的那盏灯  来自誉王殿下。

小殊多吃点,是我儿子的错还望见谅  来自他静姨。

... ...  来自虾酱。

处于中心的苏先生除了接过他静姨递过来那块肉之外没有理会任何人的怨念。事实上,他才是怨念最大的那一个。

王凯混蛋混蛋混蛋... ...哼╭(╯^╰)╮  来自一只生气的胡歌歌。

几天之后,剧组放了两天假。一群人聚在一起,几乎喝了半宿。胡歌由于一直在想着“凯哥第二天就不来找我了怎么办是不是生气了我是不是该去哄一哄他到底喜不喜欢我”的一系列问题,没喝多少。再看王凯,估计是喝大了... ...

胡歌依旧没动静。几人见状便过来灌他酒。不好推脱,喝了几杯,也有点晕乎的感觉。胡歌盯着王凯,开启了无限怨念的模式:“凭什么要我哄他啊他是我谁啊认个错一点诚意都没有还指望我原谅他blablabla... ...”

那边的王凯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怕把主角弄感冒,一群人又喝了两杯,就招呼着散了。

胡歌面上微笑实则生着气回到了旅店。一头把自己撂倒在床上,灯也没开,心中那点事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响起敲门声时,胡歌已经没有多少好气了。

“谁?”

“我。”

胡歌一听是王凯就气不打一处来。可转念一想大半夜的又不能把一酒疯子扔在外面不管,撇了撇嘴,还是去开了门。

王凯觉得胡歌走过来这十多秒钟简直像几个小时一样。门被打开的时候他只知道这是胡歌,是跟他生气的那个胡歌,是他好几天都没碰到的胡歌,是他爱的那个胡歌... ...

王凯也不管外面有没有人看见了。一下把胡歌压到墙上就吻了下去。

胡歌脑子一片空白,又好像是一片嘈杂,只感觉王凯的舌头在撬开牙齿,深入口腔... ...

胡歌不知从哪生出一股力气,推开了王凯:“起来!”

王凯酒都醒了一半,这什么情况?
却见胡歌脸色绯红,小声道:“一身酒气。”

王凯看他气也消了,笑呵呵凑上去在脸上亲了一口,转身走了,大有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意思。

胡歌对着他消失的地方愣了几秒,随即打开门追了出去:
王凯你大爷的把我房卡还回来!

第二天。

王凯醒来的时候发现了两件事。第一件是他觉着自己手里抓着什么东西。拿出来一看,是胡歌的房卡。

⊙_⊙

然后他转过头,看到旁边的被子鼓起来一个人形。掀开看看---

等等等等,一定是他的打开方式不对。

重掀一回。

“凯哥你搞什么名堂... ...”

真是胡歌啊!!!
王凯吓得一激灵,立马倒带回放了一遍昨天晚上的事,发现自己只能记起来自己拔了胡歌的房卡,然后... ...就没了。

他应该没干什么吧... ...

“歌歌?”

“干什么... ...?”

“我昨天晚上没对你干什么吧?”

胡歌本来半梦半醒,脑回路终于转明白王凯这句话什么意思时,立刻清醒过来并且红了脸:“你你你... ...你拔了我房卡,我追出来的时候不小心关了门你又不给我卡!你以为我愿意睡这啊!?”

王凯急忙去哄怀里炸了毛的大团子,“都是我的错”之类的话说了一大堆,胡歌憋了好几天的气终于顺了。窝在王凯怀里,露出个毛茸茸的脑袋。

“凯哥... ...当我男朋友好伐?”

王凯简直有点受宠若惊了。一张嘴只长大了合拢不来地笑。拉过胡歌亲了一大口,语气也是满满的宠溺:“都听你的。”

接下来的四五十分钟,两人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普通情侣一样躺在床上腻腻歪歪,王凯更是什么话都干往外说。直说的胡歌一头扎进被里不肯出来才作罢。

一分钟后,王·吃货·早餐铃已经响了不管你听没听见反正我听见了·我要吃饭·凯轻轻晃了晃胡歌:“亲爱的~~~去吃饭了好不?”

胡歌被他的称呼生生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过转念一想要去吃饭,就愉快地答应了下来:“好。”

又过一会,昨天也有点喝多的誉王殿下正在睡眼惺忪地取完外卖又继续睡眼惺忪回来的路上。

诶那边好刺眼的东西是啥?

抱着不作不死的心态,他看了一眼。

胡歌和王凯大概也要去吃饭。一路上胡歌就不断地向王凯那边挤,王凯也不生气,由着他胡来。

“不生气”这个词,用的好像不太准确。

准确的说,王凯现在现在整个人都要笑了出来,顺着胡歌挤啊挤的动作搂住了他的腰。

嗯... ...誉王殿下现在正在睡眼惺忪地取完了外卖本来打算睡眼惺忪地回来但是半路上瞎了进而摸着黑回去的路上。

据说他回府后不久,季师爷就拧着眉毛过来了。

“殿下,秦姑娘让我告知您,您要防着点靖王和梅长苏。”

“这个本王知道。”誉王揉了揉眼睛。

“她还说殿下最好准备一种叫墨镜的东西。老朽觉得秦姑娘的话总会有些道理。既然她说,殿下最好考虑考虑。”

“帮本王... ...好好谢谢她。不过她怎么不自己来说?”

“哦,秦姑娘在养眼睛。”

“... ...知道了你下去吧。”

王凯和胡歌吃完饭,就开车带他出去了。胡歌连去哪都没问一句就高高兴兴跟他上了车。反正他凯哥又不会对他干什么坏事,跟着就好了。

坏事?王凯这回是明目张胆地对着他咽了口唾沫。他还真想对他干点什么坏*事……

王凯开车的时候胡歌就对着他那已经盖了戳的男朋友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王凯心里简直有些发毛的时候,他凑上来吧唧就亲了一口,又在颈窝里蹭了两下。随后就对着还在开车没工夫收拾他的王凯坏笑起来。不聊王凯硬是抽出一只手来,对准他的腰乱掐一气,直掐的他连连求饶才作罢。

胡歌忙着擦掉眼角笑出的眼泪时,王凯停了车。告诉胡歌先不要动后,到后备箱里翻了两双溜冰鞋出来。

胡歌这才想起向外面看看而不是只盯着王凯---果然,好大一片冰湖。

王凯拉开车门,蹲下来,认真地给他换好鞋。胡歌感受着王凯的手轻轻抓着他的脚腕,简直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胸膛也简直要因为这幸福感而炸裂开来。未曾多想,他拥住面前的人。

来不及细数胡歌碎发间漏出的阳光,王凯回抱住他。

远看那一双人,山水画般。

“诶诶诶凯哥你慢点我要站不住啦!”

“学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学会啊?”

胡歌闻言嘟起嘴:“又没有多长时间。”

王凯牵着胡歌的手,慢慢后退着。看着他万分小心的模样,嘴角便不自觉的上扬起来。忽然又坏笑了一下,松了手。胡歌没了可以扶着的东西,向前虚晃两下,竟稳稳当当地站在了冰面上,他按王凯教他的方法慢慢动着,向前滑动起来。

“凯哥你看,我会滑了!”

像个要到糖果的小孩子。王凯心想。伸手刮刮他的鼻梁。

胡歌一点一点蹭到岸边坐下。冲着王凯笑:“凯哥,你滑一个我看看呗?”王凯自不会违了他的意愿,回到车上取了溜冰鞋,转头对胡歌道:“看着。”

胡歌抓起一块雪扔过去,王凯笑着侧身躲开了,借势滑了起来。

胡歌觉得,王凯溜冰的姿势如舞蹈一般优美,就像... ...要起飞的天鹅一样。

突然地,胡歌有了一种王凯就要飞走的错觉。他急忙起身,向他那边滑去。马上要到的时候,胡歌踉跄一下,向前扑倒。王凯大惊,几乎用了全力赶过去。他不知道如果胡歌伤到的话他会自责成什么样子。他尽最大可能张开双臂,心想即使他摔倒了自己也要在下面垫一下---

还好,他接住了。

王凯冲过来的力道带着两人转了几个圈,风从耳边吹过,胡歌忽的触上王凯的唇。王凯一怔,抬手扣住他的后脑。

一个毫无顾忌,毫无杂念的吻,从此印在了两人的心上,再也不会抹掉了。

回宾馆的路上,两人遇见刘涛。胡歌想起什么似的抢上去:“涛姐,”他说。

“承你吉言。”

却是:
轻雪淡阳一方镜,湖满还余四目情。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酆逸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