酆逸凌

钟都坏了,时光走走停停又回转
我们一见钟情 两情相悦 干柴烈火




大本命凯歌不拆不逆
大写的cp洁癖
Sirius Black是信仰
hp原著党 所有原著cp不拆
最近沉迷Marvel
ADGG一定只有我一个... ...
大爱几米

耄耋(一) 初见

大概是走了点剧情的小短篇合集?
半架空 且 坑品不保证 且 撞梗一定要告诉我 逸凌会重写
欢迎捉虫

初见是个很玄的东西。
初见也不一定是人,有可能是某件事,也有可能是某个物,还有可能,是某种感觉。
对于胡歌来说,《琅琊榜》既是那事和物,又是那种感觉。
从飞机上拿到这本书,抱着打发时间的心理翻开,却在看到那个重回帝京的梅长苏时,被席卷进了那个世界---那个虚无而又真实的世界。这是他与这个世界的初见,然而他还不知道,他与琅琊,还有一次初见。

王凯接到剧本时,几乎是一口气读完了它,都没有想要去停下来歇一歇,喝口水什么的。合上最后一页,才发觉自己眼中竟氤氲了。他用力挤了挤眼睛,一滴泪悄无声息地滚落到了那纸上。
初见便是如此,不管这戏成功与否,定是要记一辈子的吧?
王凯打开手机,搜“琅琊榜”,却见一片“靖苏/苏靖”话题。
他微微觉着有些反感,好好的兄弟情被如此臆测,实是不该。
他不知道,当初有个人也像他一样查了查,也看到了这些。不过他相对比王凯来说,见得多些,已是见怪不怪了。
他更不知道,那人觉得有些可笑之余,眯起眼睛,似乎在想着什么。
一抹微笑挑上胡歌的嘴角:“我还是觉得靖王殿下攻吧。”他小声咕哝了一句。
像是早有安排,初见的时间还未到,命运就已经交织在了一起,丝丝缕缕闪着光,期待汇成相遇的那一天。

王凯进组时,恰好赶上了胡歌与琅琊的第二次初见。
看着景物一点一点被构建出来,胡歌脑中不知被勾勒了多少次的画面也渐渐实化,化成了一个确确实实存在的琅琊。
苏宅,靖王府,宁国侯府,琅琊阁,皇宫... ...熟悉的紧,也陌生的很。
一偏头,胡歌看到了王凯。他站起身,冲他走过去:
“你好,我是阿苏。”
一双桃花眼微微眯着,弯弯的,煞是好看。
王凯有一瞬间的失神,伸出手与他握了握:“我是景琰。”
初见中的初见,又是一个故事。

话说胡歌接到梅长苏这个角色的时候,觉得自己当时小声说出那一句话好像把自己坑了。总攻啊... ...在王凯的气场下,他不动声色地腹诽着。腹诽之余,还不忘多看两眼那双漂亮的手,还有那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鹿眼,撩起来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
“凯哥?”
“啊... ...嗯?”
“今天晚,开不了机了,去走一圈?”
“好。”
王凯答应的很痛快。也许考虑到两人对手戏最多嘛,磨合一下也很正常。
王凯还记着,当时自己说服自己的理由,就是这个。
天黑了,刚下过雪,地也很滑。两人把自己裹得像个球一样。漫不经心地聊着天,看看对方再看看自己,心里忍不住地笑。不过第一次见面,总归不太熟,便也都没好意思笑出来。
一心多用,一不留神,王凯摔了个大跟头,恰好栽在雪窝里,头发眉毛都是雪。
再也忍不住了,王凯盒盒盒盒地笑了起来。
胡歌一愣,也掩不住了眉梢眼角的笑意。
伸手去拉他:“快起来,要是刚到这就生了病,说不好还要怪到我头上来。”
“不会,不会。”王凯盒盒笑着站起身,拍掉头上的雪,像吃东西一般砸吧砸吧嘴,回味那细究起来还带些嗔怪的语调。
有风吹开了那朵云,泄出的月光也温柔了眉眼,描摹着两人的轮廓。那月老的红线,也应该就是从这时,从两人不经意撞上的小指上,缓缓柔柔地绕了第一圈。
这一摔摔开了话匣子,两人收起初见时不自然的虚礼,拣了个话题,便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

王凯又一次转移话题的时候,胡歌觉得有些不对劲。王凯总是会在某些时候岔开话题。暂时停了一下,微一思考,他就明白了王凯的意思---他在避免谈到自己的眼睛,在车祸中留下伤疤的那只眼睛。
胡歌心中涌起一股不知名的情绪,有那么一瞬,一直从梗塞的喉头闷堵到胸口。
“歌歌?”王凯的声音在一旁响起,“怎么了?”
“没什么。”胡歌笑了笑,掩饰过去。“也晚啦,回旅店吧?”
两人转了个弯,走向停在一旁的车。

回到车上,王凯慢慢地回过味来,越发觉得刚才他和胡歌,好像有点...  ...不正常?可是哪不正常?他托着自己的腮帮子,想从一团毛线中挑出个线头。

靖苏?
被刻意抹去的词汇阴魂不散般出现在脑海中。王凯甩了甩头。

再说这边的胡歌,也是与王凯一般心思。不过他的心思,只转了两下,便转到了别处去。

看着窗外,胡歌不知怎么就想起了那个故事:

有一家的仆人,挑着酒,不小心跌了一跤,摔破了酒坛。他于是就咬一咬自己的手臂,心想:这是梦吧?

胡歌想着王凯摔在雪窝里的样子,不经意做了对比,吃吃地笑了出来。
又看了一眼自己裹得严实的胳膊,抬起来,又放下去。最终还是放到嘴边,咬一咬手腕。

该不会是梦吧?胡歌心里想着,刚才这一切,该不会是梦吧?

回到宾馆,胡歌先把自己扔进了浴室,好好冲了个热水澡之后套上一件浴袍,想要顺手把自己扔到床上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他问了一句:“谁啊?”
“我。”王凯的声音。
胡歌打开门,“有什么事吗?”
“对对戏。”王凯淡定地答道。
不过... ...实际上王凯现在一点也不淡定。试想一下,如果你是王凯,在推开门的一瞬间,看到了一个穿着乳白色的浴袍,腰带松松垮垮地在腰间挂着,还没怎么擦干的头发滴着水,顺服地贴在两侧,并且由于刚冲完热水澡脸还是红扑扑的胡歌... ...
去你大爷的淡定!王凯内心咆哮一声。
胡歌眨眨眼,“哦”了一声,转过身,对王凯说道:“进来吧。”
王凯略显尴尬地捏着剧本,跟胡歌进了屋。再然后,胡歌在在床上,王凯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两人开始一本正经地对戏... ...
不过两人各怀心思。王凯本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只那一个“靖苏”也就笑一下摇摇头就过去了。但是刚才开门那一下,一打眼看见胡歌才知道自己动了歪心思。说实话,那一口唾沫是在胡歌转身后才敢咽下去的 。难不成自己是个弯的?王凯被自己的念头绕得晕乎,稀里糊涂地念着台词,瞟一眼对面一本正经的胡歌,只好强迫自己的心思回到戏上,装作认真的样子对下去。
胡歌也有点懵。他的脑子里不停地闪现出王凯看自己那个眼神。即使他表面那么镇定,可眼睛不会骗人啊,一双清澈见底的鹿眼竟然能放出那么高的热量,直把胡歌吓得转过了身去。他又用余光看了一眼手上的牙印。已经模糊不清了,可那确实存在过,而且是不知为什么地存在过。当初咬下去到底是为了什么?确认凯哥不是个梦?胡歌抬眼瞅了瞅一本正经的王凯,也装成很认真的样子,接着对了下去。

不对啊。王凯猛地想起,自己和胡歌,好像才认识几个小时吧?
脑子彻底乱了。王凯停了下来。却听得那边胡歌也没了声音。
得,想到一块去了。
“... ...凯哥?怎么不念了?”胡歌不算太大声地问了一句。他那还处在懵逼阶段的凯哥好像是没听见。
再再然后,彻底沉默了。
时间一点点吞食着本身,寂静似乎被无限倍地放大。胡歌的眼皮开始打架了。王凯的脸似乎离他越来越远,又忽的放大,复又远去... ...
他靠在一旁的被子上,迷迷糊糊地想着什么,像做梦一般。
王凯其实也听到了胡歌的问话,可不知为什么就没有回答他。大概也有些困了,王凯叫了胡歌一声,想告诉他自己回去睡觉了。可是他也没有得到回答。再一看,胡歌已经睡着了。
王凯悄悄起身,向门口走去。
回头看一眼
看一眼
一眼
眼... ...
王凯叹口气,折回来,小心翼翼地把胡歌的头扶到枕头上,再替他盖上被子,掖好。
这下真该走了。王凯带上门,然后就开始对着自己顺手拔出来的房卡,开启了又一波的懵逼... ...

回到自己房间,王凯决定反省一下最近几个小时的所作所为所想。
然而反省活动还没开始,他就被放在一旁的一小瓶威士忌吸引了注意力。
一个荒唐的念头冒了出来。王凯把酒拿在手里,把玩一会,又叹了一口气。

算了,算是栽在他手里了

胡歌醒的时候,天才刚亮。从床上爬起来之后发现桌子上多了一份早点。咖啡下面还压着一张字条:

昨天睡得晚,喝杯咖啡,长长精神。
PS 没有鲜奶油,抱歉。

鲜奶油?胡歌尝了一口。
是爱尔兰。
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所以说昨天晚上是凯哥帮自己躺好,盖被... ...还拔了房卡... ...要不他怎么进来的?

还有这杯爱尔兰。胡歌低下头。

片场。
胡歌又过了一条,想起什么似的冲王凯喊道:“凯哥,谢谢你的爱尔兰!”
“别客气,谢什么。”
一旁的郭晓然不适时插嘴进来:“苏兄是说那种西方代表爱情的饮料吗?”
苏先生直接置言家公子于不顾,转头对导演道:“下一条!”

这边的靖王殿下对着他这种逃避行为笑出了声,但继而对着胡歌立刻进入角色的认真,对着苏先生的霁月清风,一时竟回不过神来,看得呆了。

却是:
玲珑眉眼笑复敛,芳华只为痴心人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4 )

© 酆逸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