酆逸凌

钟都坏了,时光走走停停又回转
我们一见钟情 两情相悦 干柴烈火




大本命凯歌不拆不逆
大写的cp洁癖
Sirius Black是信仰
hp原著党 所有原著cp不拆
最近沉迷Marvel
ADGG一定只有我一个... ...
大爱几米

【凯歌】国庆贺文

以下包含凯歌,诚歌,然歌,雷者勿入

【引子】
“通缉犯仍然在逃……”早间新闻的声音响起。
胡歌随手关掉了电视,继续吃着他的早点,他就没怎么正经看过新闻。
八点左右,作为一名摄影师的他开车出了门,他想到城郊取取景。
车子路过一个贫民窟时,停住了。
原来这种大城市里,也有这地方。
他拿着照像机下了车,四处转悠了一会儿,拍了几张照片,正打算离去时,却看到一个与这里极不相称的人。
那人衣着光鲜的坐在一个角落,却显得极为迷茫,看到胡歌,急忙冲他招了招手,走了过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走到面前,倒是胡歌先来了口。那人一愣,道:“我也不记得。”胡歌暗想这人一定是喝断片了,一边伸出手:“这样啊,我叫胡歌,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凯”王凯伸出手,与胡歌握了握。
“你家在哪?”收回手,胡歌禁不住又多看了两眼他那修长的手指。
“我早就不知为什么从我家搬出来了,这箱子里总是有钱,我便用它们来买东西吃。”王凯指了指他拿的箱子,继续说道,“有时候我会突然睡着,醒来后就会在另一个地方。”
胡歌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好心地建议道:“不如先去我家住一阵?或许有时间再带你去医院看看,能不能查出些什么。”
王凯点点头“好,那就谢谢你了!”

【分裂】
开车回家的路上,胡歌发现王凯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与他也很聊得来,在过一个隧道时,由于胡歌要专心开车,两人没有过多说话,等出了隧道,胡歌就感觉事情全变了,当他试图挑起话题时,王凯只是“嗯”或者“哦”一声,根本不给予其他答复。胡歌有些奇怪,便偏头看了看,再细细一感觉,不禁打了个冷战,王凯先前给人的感觉,虽然气场有些强大,但总体还是阳光的,大气的,可现在感觉起来,却又一种说不出诡异,整个人身边流动的低气压使他越发显得冷淡,总之……他好像不是王凯了一样。
“凯哥?”胡歌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王凯闻言偏过头,好像清醒了一般,冲着胡歌笑了一下:“啊?对不起,我刚刚有点走神。”
胡歌看他似乎又变成了自己认识的那个王凯,松了口气:“你怎么啦?刚才整个人都那么怪。”
王凯笑容还挂在脸上:“昨晚没睡好,有点困。”
胡歌也笑了:“那你到我家还是先睡一觉吧。”
王凯盒盒盒盒地笑了起来:“我看可以。”
下车前,王凯却带上了口罩墨镜等一系列的东西。
“明星啊?怕被认出来?”胡歌奇怪地看着他。
王凯整顿好一切,打开车门:“是个秘密。”
既然是秘密,别人就不能知道,如果不小心知道了……
到了胡歌家,已近中午,一起吃过午饭,刷碗时,胡歌却突然听得王凯说道:“歌歌?对不起啊,我又睡着了。”
胡歌转过身,看着满脸歉意的王凯:“那刚才跟我吃饭的是什么?鬼吗?”
“吃饭?”王凯也呆住了,“没有啊,你开着车我就睡着了。”
胡歌走过去,用沾满泡沫的手捏了捏他的脸:“你是在逗我吧!”
王凯轻轻拍掉他的手:“可能是我梦游了吧。”边说边戳了戳他的脸,以示回敬。“那你的梦游可真厉害。”胡歌权当他说笑玩,丝毫没在意,恶作剧般往他脖子上抓去,王凯则笑着躲开,一把擒住他的手腕,说他是“胡三岁”。
那笑里,怎么看都多了一丝宠溺的味道。
胡歌因为手被制住,不满的嘟起嘴,不曾想一抬头,却撞上一双温柔的鹿眼。两人贴的很近,就以这种暧昧不清的姿势对视着,谁也没有动弹,没有说话。最后,胡歌突然垂下眸,大概一秒钟后,他猛的凑上去,吻上了王凯的唇,王凯一愣,但几乎在一瞬间便反应过来,圈住胡歌的腰,占据了主导地位。
或许一见钟情,便是如此。
胡歌渐渐有些透不过气来,他略显无力地推了推王凯的肩,想要让他放开他,王凯也确实这样做了,不过在离开后,他又啄了一下胡歌的唇。
“吻技太差。”
眼看胡歌要炸毛,王凯赶紧补了一句。
“不过我有的是时间教。”
傍晚。
胡歌冲着他那张大床一指:“就这一张,嫌弃的话去睡沙发。”
“盒盒盒盒盒……怎么会嫌弃呢?求着要睡都来不及。”
这话显然不是指床,而是指胡歌了。
胡歌红了脸,背对着王凯往床上一倒。
“不理你啦。”
“好好好,是我错啦好不好。”
……
“睡觉啦。”胡歌伸手拉灭了灯,“晚安。”
“晚安。”

【明诚】
第二天一早,不到四点,“王凯”醒了。
或者说,明诚。
王凯患有人格分裂,这是他的一个黑暗面的人格,一个彻彻底底的杀手。
明诚已经见过胡歌了,所以没有太惊讶,一只手滑到床下,提到了他的箱子,又熟练的拉开夹层,掏出了一把刀。
不知已经杀过多少人的刀刃抵在了胡歌的脖子上,只要稍微一用力,他就依然是那个无人知晓其行踪的通缉犯。
刀刃太凉,胡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皱皱眉,钻到了“王凯”的怀里,还在颈窝处蹭了蹭,刀锋悄无声息地随着他变换了位置,却抖了抖,没有割下去。
重新来一次。
手却又抖了。
明诚的脸色黑了黑。
难道这该死的主导人格已经开始影响自己了吗!
刀被送回原处,箱子也被盖上。
杀手无情,有了情,还如何再做杀手?
不过他,明诚竟然试了两次都没下去手,这要是传出去,得被道上的人笑话死。
想到此处,明诚冷冷地看了胡歌一眼。
这小子若能活过今天,便算他命大。
胡歌却偏偏不知好歹似的又向他怀里拱了拱,顺带哼哼了几声。
明诚的神色缓和了一下,随即却变得更可怖。
心是动了吗?
心有多久没动过了?
甩开脑子里的念头,明诚拎着箱子,翻出了窗口,顺着管子滑下,借夜色穿过街道,又闪进大楼,撬开一扇门,滑进卧室,用刚才那没能杀死人的刀一下割断了床上人的喉咙。
别——脑海中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响起。
晚了,他已经死了,李熏然。
李熏然,拥有自主意识最短的王凯的附属人格,性情与王凯相似,不过意识长期存在,了解一切事情。
他是除了那小子以外最后一个知道我行踪的人了,死了,难道不好吗?这样你我,还有王凯,就不用吃枪子,可以多活一段时间了,明诚走出大楼,不出片刻已回到胡歌家的楼下,伸手攀上了管道。
我宁可去死。
明诚冷哼一声,身子已经落在了胡歌家地板上,见他还没醒,便躺回他身旁,心思转了转,明诚鬼使神差地揉了揉胡歌的头。
我继续当我的杀手。似是脑中的自言自语。
明诚,杀手无情,明诚想什么别人不知道,李熏然可知道的一清二楚。
对谁无情,不都是无情,面上已是一片漠然。
你该睡觉了,李熏然道。
回见。
那就回见。
胡歌醒了。
见王凯还睡着,他便坏心眼的趴到他身上,冲着他的耳朵吹气。
“起床喽——”
王凯把眼睛张开一条缝,看到了一双笑的弯弯的桃花眼。
猛的一翻身,把人压在身下,又给了一个早安吻。
胡歌的脸通红:“干什么压我!”
“撩就别怪我压你。”
“你……”胡歌的脸更红了。
王凯冲着他笑开了,胡歌则一把推开他,下了床。
这人脸皮怎么可以这么厚!?
……
不过我喜欢,胡歌把鸡蛋打进锅里。
“歌歌?”
“嗯?”
“我爱你。”
这次的胡歌连耳垂都染了色,不过仍是答道:“我也爱你。”

【爱你】
胡歌就这样与王凯过了很多天,即使有时遇到明诚也能很好的相处。
直到他第一次认真看了新闻。
通缉犯的照片放出来时,胡歌手中的叉子咣当一声掉到盘子里,他回头看着他,眼里却没有恐惧。
“胡歌先生……你好。”
这是李熏然。
李熏然大致给胡歌说明了情况,然后等待着他消化信息。
李熏然自然不同于明诚,但和王凯也有不同之处,他的身上带着一种绅士的气息,让人感觉很舒服,很容易令人信服。
李熏然!把身子给我!快点!
明诚的意识苏醒,声音却前所未有的急迫。
怎么了?
他们知道了我的事,本来想跟你说,可是刚要说就睡了,他们不允许我这样,要来杀他!
李熏然慌忙退出,明诚刚刚控制了身体,门就一下被撞开。明诚瞬间闪到胡歌身前,不知从哪摸出一把枪。
杀手的眼睛扫过面前一排人,右手持枪,左手使刀,面不改色。
“明诚”为首的人说道,“杀了你身后那人。”
“如果不呢?”冷笑挑起嘴角,忽的抬起右手连开三枪,对面的六人中随声倒下三人,又扔出左手的刀,准确的插中了一人的心脏。
“啧”明诚又抽出一把刀,欺身上前又退回,便只剩下了为首那人。
“垃圾。”眸中冰冷一片。
乌黑的枪口对准了额头,未有丝毫晃动。
那人忽的大笑道:“明诚,你以为我是来杀你?说句实在的,谁杀得了你?不过,你这几枪一响,就有人帮我们料理。”
语未说完,人已倒下。
明诚未有半刻犹豫,回身拉了胡歌便向外冲去。
“小子我告诉你,我不是王凯,我叫明诚。”
“小子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你别以为只有叫王凯的爱你。”
后来怎样,胡歌只记得他带着他从荷枪实弹的警察中穿过,又开车冲进了悬崖下的海里,一脚踹开车门,浑身鲜血的他又拖着他到了很远的一处岸边。
他……毫发无伤。
胡歌抱着他痛哭,直到他说了话。
“小傻子……别哭……熏然都告诉我了……”
“凯哥……”胡歌的眼泪吧嗒吧嗒落在他身上。
“他还说……以后啊……我们三个,一起,我们都爱你……”
“好”胡歌抱紧了他。

【尾声】
雪白的浪花一朵朵拍在海岸上,夕阳余晖洒落在那个新修不久的木屋上。
木屋里,两个人,一个梦。
时光温暖。
岁月静好。

评论 ( 8 )
热度 ( 28 )

© 酆逸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