酆逸凌

钟都坏了,时光走走停停又回转
我们一见钟情 两情相悦 干柴烈火




大本命凯歌不拆不逆
大写的cp洁癖
Sirius Black是信仰
hp原著党 所有原著cp不拆
最近沉迷Marvel
ADGG一定只有我一个... ...
大爱几米

【诚台】秘密花园 二

一直想要写一个民国时期但是没有战争的诚台  你们就当作是平行空间吧x

部分灵感来自伯内特《秘密花园》

清水清水清水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弄堂里总是有很多让小时候的明台着迷的东西。比如各色各样的点心;卖冰糕、卖糖葫芦的老爷爷的吆喝声;别人家养的千奇百怪的花草;漂亮的小姑娘... ...还有来找他的明诚。


明台一头扎进弄堂里,估计整个上海也就没几个人知道他在哪了。可偏偏明诚,每次“奉命”来找他,总是一抓一个准。明台也每次都会对来抓他的明诚龇牙咧嘴,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是一副超级凶的样子。明诚却什么也不说,直接把他扔到自行车的后座上,回家。


明台在两旁变得模糊的景物中间,一边在心里狠狠抱怨着明诚一边搂着他的腰,脸贴在明诚的后背上。今天明诚穿的是蓝色的风衣诶... ...他喜欢这一件。


后来大了一些,仍然会到那里去玩耍。这时候吸引他的,与先前没什么两样,只不过多了一个风吹过脸颊的感觉罢了。每每起风,明台会仰起头,那风中,有少年无忧无虑的快乐。


明台就是在这认识锦瑟的。


小姑娘好像是被赶了出来,坐在台阶上抹着眼泪。明台又走近了些,见她面容精致,下颌处却有一条很细很窄的疤痕。他又走近了一些,她抬头看他,目光里有着被人发现的慌乱,还有着一丝仇恨的意味。明台竟不知怎的就生出一股对她的怜悯来。他索性走到了女孩身边,坐了下来:

“你怎么啦,怎么在哭呢?”


她不说话。


“那你告诉我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收拾他去。”


她忽然用力打了明台一下,随即又把头埋到手臂里。


“诶诶你怎么打人啊?就算有人欺负你了你也应该打他们,不应该打我啊。”


她不说话,只是哭。明台没办法,又不好走开,只好陪着坐着,过了一会,顺着手臂的缝隙塞进去一块糖。


“大姐最近管着我,不让我吃糖,我管阿诚哥要来偷偷藏的,可是最后一块了啊,给...给你了,你总不能不要吧。”


这次她倒是没打他,慢慢地说了话:


“...锦瑟。”

明台一看她说话了,内心中对于“糖可以解决一切事情”这一观点的信任程度就又增加了一分。他也把头放低,对她说道:

“我是明台。”


远处车铃叮叮咚咚地响起,明台也顾不上这时候走是不是有些对不住人家,站起身来。拔腿跑开之前,对她说道:“我还会来找你的,等我啊。”

 

“——明台!你还往哪跑!”

“阿诚哥!你你你...慢点骑啊!”


明台没跑两步,就被明诚抓了后衣领。


“啊...咳咳咳,阿诚哥你也不轻点... ...诶?锦瑟呢?人哪去了?”

“什么锦瑟?”

“我刚刚认识的女孩啦。都是你,把人家吓跑了。”明台朝明诚一瞪眼。

明诚又好气又好笑:“看到小姑娘都走不动道,你真是出息了。”

明台气鼓鼓,一屁股坐到后座上,顺势抱住明诚。

“你不知道啦,那个小姑娘很可怜的。她好像是被她家里人赶出来... ...”


明诚已经上路了。蓝色的衣摆抖落的,全是明台关于弄堂的回忆。

 

那天回到家,明台就跟明诚讲锦瑟的事情,也不知道多少是他看到的,又有多少是他猜的。明诚静静听着,不插话,见大姐不注意,又给了他一块糖。


“你要是再给了哪个小姑娘,就别想着管我要了。”


明台挨着他坐在沙发上,四处看了看,确定没人看见之后,塞进了自己的兜里。


“阿诚哥最好了。”


眼睛像月牙儿一般。

 

那天明台说让锦瑟等着他,不曾想这一等就是四年。


第二天明台再去找她的时候,她并没有像明台预想的那样,坐在台阶上等他。而是任明台怎么找怎么喊,都再也不见了踪影。明台捏着他买的沈大成家的青团,第一次尝到了怅然若失的滋味。那天他没等明诚来找他就回家了。但是他们仿佛都没有注意到他的不开心,也没有问他怎么了。不由分说的委屈和一种淡淡的伤心爬上明台的心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跑去了后院。那天他足足消失了两个小时。


躲在世界某处的明台,那时带着某个稚气的理由想:明诚再也找不到他了。


在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明诚虽然没有对他喊,但是明显能看出来一口气松下去的懈怠和强压下来的火气。他阴着一张脸,把明台赶回了屋里:消失多长时间,禁闭多长时间。


可以得知的是:后来明台再也没在明诚在家的时候躲起来。


明台认为他只是觉得阿诚哥生气的时候太可怕了,而已。


明台放学的时候。许许多多人挤在一起,出了校门,挣脱了束缚一样散了开来,各自走上自己的路。明台骑着从明诚那里软磨硬泡求来的自行车穿梭在深春的树荫中,学着明诚的样子按响车铃,把清脆的铃声留在行人耳畔。


明台一手把着车把,一手拿着青团咬着。锦瑟给他的最深的回忆,或许就是明台在每次吃这个的时候都会想起她了。


“明台!”


清脆的女声响起,明台条件反射地回头,看见那个精巧的面庞。


“锦瑟!”


明台急忙转弯向她骑去,满眼惊喜。拿出一个青团,递给她:“喏,本来就想给你的。”


她接过去,没有立刻尝。只是又向明台笑了笑:“你第二天去找我,我不在了,着急没有?”


明台嘴里还塞着一些,说出的话有些支支吾吾:“当然啦,你为什么不等我。”


锦瑟没说话,从衣兜里拿出一个手帕,右下角绣了一朵花,不似玫瑰,也不似蔷薇,而是两者兼具的很抽象的一朵花。


“送你。”


明台接过,笑得见牙不见眼:“谢啦。”


“诶,你是不是要回家?要不我带你一路?”明台问她。锦瑟犹豫一下,便坐到了自行车的后座上。


“去哪?”


锦瑟说了一家店名。离这不远,明台一转车头,重新走了起来。


“你喜欢蔷薇?”


“蔷薇和玫瑰。”


明台满耳的风声,没听清,又大声问了一遍:“什么?”


锦瑟靠得近了些,提高了声音:


“蔷薇和玫瑰,我都喜欢。”

 

明台回家晚了,却也没晚多少。到家时,明楼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阿香跟他一起进的门,她买了菜回来。


“阿香,阿诚哥回来了吗?”

“没呢,阿诚哥怎么也还得半个小时。”

“哦,他回来的时候喊我一声啊。”

“找我什么事啊?”

“阿诚哥!”


明台转身,扯住了刚进门的明诚的衣袖:


“阿诚哥,我想要蔷薇的种子,你能不能帮我弄一些啊。”


明楼回过头来,问他:“你有地方种花?”


明诚则怔住了:“蔷薇?为什么要蔷薇?”


“诶呀,大不了我再买个花盆... ...”


明台没回答明诚的问题,明诚皱着眉,盯着他。明台被他看得心发慌,于是仗着明诚平日里宠他,一下子扑了上去。


“阿诚哥,你要做什么呀?”


明诚把头向上轻轻一摆:回屋说。


明台一见他真的有点不高兴,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只好扯着他的衣袖往楼上走去。

 

“你交女朋友了?”

“啊?”


明台对着明诚,傻了眼。明诚的眉头深深皱着,显得极为不悦。


“我,我没有啊。真的没有。”明台在后面加了一句表示强调。


明诚忽然俯下身,在他的腰部闻了闻。明台两眼瞪得浑圆,双臂不自然地抬起,紧张到结结巴巴:“阿阿阿... ...阿诚哥?你这是干什么?”


明诚抬起身,简单地评价道:“脂粉味。”


明台看着明诚一直没松下来的眉头,自己却吐了口气。


“你记不记得有一天,我在弄堂里玩,你来找我,我跟你说有一个小姑娘叫锦瑟?后来我不是没找着她嘛,今天正好看到,我就把她送回家啦,就这样。”


“那你要蔷薇的种子,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就是想种嘛,能有什么意思?”


见明诚不出声,明台又道:“那...我去做作业啦,你要是没空的话,我让大哥帮我买也行。... ...诶,你还陪不陪我一起看书?”


“你别去找你大哥了,我帮你买。”明诚展平了眉,道,“坐下吧,我一会就来。”

 

明台有一个自己的花园,他自己把它叫做秘密花园。明台隔一段时间,就会向明诚要花种,然后自己种到花园里。明诚则会听说某天某天小少爷又消失了多长时间,也会发现家里原有的哪个花种又少了一些。更多的时候,他会闻到坐在或躺在他身旁的小少爷,身上有花香。大多数时候,是玫瑰的香味。


明诚就自然知道,小少爷在某个地方,弄了一个自己的花园。


有一次,傍晚回来的明诚,发觉明台身上的香换了一种。他细细地嗅,立刻便断定出来:玉兰。


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去年,被大姐问到时,明台绞尽脑汁终于想出,说自己比较像玉兰时的模样。


从那时开始,明诚比从前更加贪恋明台身上的花香。以至于当明台搬出他的房间,自己睡一个屋的时候,他甚至想要把他留下,永远地把他霸占在自己的怀里。


那晚他把脸埋在明台躺过的枕头里,深深地吸气,攫取玉兰和玫瑰混合在一起的味道,也是明台专有的味道。


而现在,在他看见他露出的手帕的一角时,看见那朵兼具蔷薇和玫瑰的形状的花时,他的情绪终于不可抑制地流露出了一小部分。他简直无法想象在明台身上的花香中还要再添上另一种浓烈的香气的感觉,就像他今天察觉到明台身上的脂粉气息时的恼怒一般。


他也是经常去明台的花园的,只不过这小家伙不知道罢了。明台的花园里并非只是玫瑰与玉兰两种,还有许多野生的小花。不过数量不太多,味道也说不上太浓。当然还有明台自己喜欢的几种。长得都很野,不似那种“花匠式的花园”,却也颇有明台自己的风格。他也会帮着,尽量不留痕迹地打理打理。但这么一来二去,明台也发现了明诚在帮他这件事,只不过他不说破,明诚也不提。反正他们两个各有各高兴的地方。明台高兴看见自己的花长得欢势,明诚高兴可以闻到明台身上的花香。


“阿诚,怎么了?心不在焉的。”明楼看了看他,问道。


“没什么。”明诚继续着手上切水果的动作。


明楼又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我这倒是有情报,你要不?”


“什么情报?”明诚抬头,疑惑地问。


“关于那个小姑娘的。”


明诚失笑:“大哥,你把我想成什么了。”


“不听?”


明诚把切完的橙子装盘,看了明楼一眼。


“听。”

 

锦瑟有一个养父,但是对她很不好,经常会打她骂她。她碰到明台那天,正要被她的养父卖去妓院,她死活不从,逃了出来,遇见了明台。后来被一个姓于的湘绣商人收养,被送去私塾读书。后来改名为于曼丽。前些天明楼便看见她在四处询问明台,觉得奇怪,就查了查。


“你不会还有什么条件?”明诚听完,看到明楼显然还没说完话的架势,也乐了一下。


明楼放低了声音:“明台就快要放假了,你让他,跟汪曼春走动走动... ...”


“知道了。”明诚打断了明楼的话,好像还在想着于曼丽的身世,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明家大姐不太待见明楼的相好,外人没几个知道,明楼的心里可是清清楚楚。让大姐最宠的明台去接近汪曼春,可能再说点她的好话,再不济也还拉到了明诚这个同盟... ...明楼心里的算盘打得噼啪响。


明台努力吸溜着橙子流出来的汁液,防止它落到卷纸上。他偷偷看一眼明诚,明黄色的灯光打到他脸上,仿佛凝固了一般勾画出他的轮廓。明诚就连翻书都是可以做到寂然无声的,明台喜欢看他看书的样子。让活跃如明台这般的心也平静下来。有的时候就这么看着他,恍惚觉得自己可以陪他坐到天荒地老。


“看什么,赶紧做题。”


感觉总是美好的,不过被明诚打破,也不算太遗憾。明台听话地俯下身,不一会就听到了笔尖划过纸张,沙沙作响。


明诚微微有了些动作。他近乎贪婪地嗅着空气中的花香。突然想——也不算突然,因为这个想法已经在他的脑海中徘徊很久了——他要给明台调制一种专属于他的明家香。


念头一出来,明诚几乎是立刻就变得坐立不安。像是怀中揣着一只鸟儿,耐不住地就要振翅飞出一样。


明台显然也察觉到了明诚气场的变化,他抬起头无声地询问。


阿诚哥?


明诚摇摇头:无事。


明台不依不饶:“阿诚哥... ...”


“什么事?”


“你别生气了啊...要不我今晚陪你睡?”明台凑近了一些,眼神满是无辜。明诚敲了一下他的额头:“想过来就过来。”


“那你还生不生我的气?”


“阿诚哥就没生你的气,小祖宗。”


明台干脆把椅子搬到了紧挨着明诚的地方,把全身一大半的重量移到了明诚身上,举起卷子,指着题。

 

夜还未深。

 

——————————————————————————

 

需要你们的小红心以及小蓝手来安慰我错过only的心灵TT

楼春上线

我们台花和曼丽只是纯洁的友谊啦~阿诚哥吃醋可是真真的

另:努力写出一只可爱(雾)的大哥(大概是蔺晨和大哥的结合体

评论 ( 14 )
热度 ( 45 )

© 酆逸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