酆逸凌

钟都坏了,时光走走停停又回转
我们一见钟情 两情相悦 干柴烈火




大本命凯歌不拆不逆
大写的cp洁癖
Sirius Black是信仰
hp原著党 所有原著cp不拆
最近沉迷Marvel
ADGG一定只有我一个... ...
大爱几米

然浩 恋爱那些事(五)

熏然和浩子为了卖蠢卖萌撒狗粮而存在。茅小春和薄教授为了卖萌卖蠢神助攻而存在。

另:ooc都是我的锅咯

——————————————————————

李警官和袁总在一起了的某个周末。

袁浩赖在某人的床上滚来滚去生动形象地诠释着自己并不想起床的想法。再并且抱着某只李姓人民公仆死活不让他起来。

李熏然揉着人一头乱发,哄道:

“说好今天去看你爸的,怎么不起?迟到了怎么办?”

“诶呀反正咋俩的事都跟他报备过了,哪天去无所谓啦... ...”袁浩说着,几下蹭到李熏然身上,打算再黏糊一会。

李熏然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认命地搂住这个自从确认关系之后越发大胆的人。

“那你再睡多长时间?”

袁浩发出几个不明音节,随后含混不清地道:

“你怎么跟我家长一样... ...”

停了一会,又接下去:

“我不就是想赖会床嘛...你都要管... ...你就跟我睡一会,就一会... ...”

又吧嗒吧嗒嘴,睡着了。

李熏然本来就处处迁就着他,再被他软言软语一说,更没道理再叫他起床了。于是保持着半躺的姿势,有一下没一下地撸着他的头毛。窗角晨光初泄,洒落在地板上的一隅,一片温暖。

如果不是李熏然的电话突然响起,他觉得他可以一直一直看着这个搂着他的腰的人。

“什么事?”李熏然的语气里有微不可查的不快。

“快递?哦...你放在楼下小卖部吧... ...嗯,我现在走不开... ...好,好。”

袁浩哼哼两声。

李熏然急忙低头,见他没有醒来的迹象,才放了心。

不料又一个电话。

李熏然看也没看,刚要挂断时,袁浩睁开了眼睛:

“你接吧,反正是都不想让我睡觉了。”

李熏然笑着掐了一把他的脸,拿起手机。

袁浩趴在床上,托着腮帮子看他。

李熏然觉得让他这么看着自己,真是无法集中精力来听电话的内容。

不过下一秒,他的脸色就变了。

袁浩见他这样,不自觉地撑起了身子,盯着他的眼神也严肃了许多。

李熏然挂掉电话,跳下床,开始穿衣服。

“出事了吗?”

“嗯,现在就得过去。”

“哦... ...你好不容易放个假... ...”

李熏然凑过去亲了一口,冲他笑笑:

“没事,很快的。”

袁浩扯住他的衣袖,觉得自己太夸张,又放开了。

“那... ...你好好的。”

“当然。”

案子很棘手,几天过去了,依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发现。

线索都很显而易见,但是最初的推理过后,却又什么也找不到,任何一步都进行不下去。

李熏然看着眼前的卷宗,习惯性的捏了捏鼻梁骨。

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他往后靠了靠。给自己放松几秒的间隙想着家里那位给自己定的十一点门禁在这种情况下还生不生效。

“熏然。”

李熏然抬头,看见薄靳言走过来。

“有进展吗?”

“还... ...没有。”他皱起眉头。

“要不你先回吧。”

“嗯?”李熏然又一次抬起头。

“你都在这住了两天了... ...我怕...”

“有什么好怕的?”李熏然失笑,“又不是住一次两次了。”

“呃...”

李熏然第三次抬起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浩子有事了?”

薄靳言一时语塞,好像无论说实话还是骗他都不对。

“什么事?”李熏然的语气急了一些。

“听茅小春说,他最近状态不是太好... ...”薄靳言斟酌着开口,“总是睡不着,吃饭也没胃口...他本来是不想让你知道的。”他又追加了一句。

李熏然听完,到底放心不下,又看了一眼手头的卷宗,犹豫着开口:

“我今天回去看看他,明天一早就过来。”

“行,我也帮你看看案子。”薄靳言的目光已经落到了桌子上。

李熏然离开警局,开上车火急火燎往家赶。

他发现门是锁上的。

李熏然瞬间紧张起来,冲着屋里喊:

“浩子?!”

没人答应。

他手忙脚乱拿出手机,拨通那个电话号码。

“喂---?”

“你在哪?”

“我跟朋友出去吃饭啦,有事?”

“喝了多少?”

“没,没喝多少。”

“你在哪,等着我过去接你。”

袁浩报了地址饭店,重新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做好,又一次举起杯。

他不知道自己这些天莫名的心悸从何而来,在每天要求李熏然给他打电话,且每天都能听到一个完好的爱人的声音之后,只是盼着能够将这紧张发泄出去。于是今天朋友来找他时,一向不喜欢这种聚会的他破天荒地赏了脸。

“你女朋友?”他刚放下电话,就有人问。

“不是...是我... ...我...”

“诶是不是就那个和你合租那女的?”

“不是,是...”

“怎么没带来啊?”

或许是袁浩喝醉后声音过小,他们根本没听到他的话,只是自顾自地哄笑起来。

大概在五分钟之后,袁浩的手机又响了。

“喂?啊,你到了啊... ...那好,我这就下去。”

袁浩跟他们打了声招呼,不顾周围一群“带上来看看”的呼声,兀自下楼了。

“熏然!”袁浩三两步蹦过去,扑到了他身上。

李熏然接住喝醉了的袁总,一把打横抱起塞到后座上。

“我好想你... ...”

李熏然闻言,笑道:

“这才分开几天啊?万一我以后真有事...”

“不许说!”

“好好好不说,你乖乖坐着,我开车,咱们回家。”

“不,不许走... ...”

袁浩说着抱紧了李熏然。

“那...我不得去开车啊,你要抱回家再说,好不好?”李熏然哄着。

袁浩噘着嘴不说话。过了一会,不情愿地放开了。

李熏然探身亲了他一下,退出去,钻到了驾驶座上。

突然想起上次薄靳言来家里时说过:当真不能这么宠了。

他当时回他他:宠坏了也是他养着,又有什么?

这么想着,听后面的人呼吸慢慢变得均匀,想是睡着了。

-------------------------------

手机格式真是神了

看你这么执着催更艾特你一下 @kkcandy

就别在意了短这件事了x

评论 ( 1 )
热度 ( 37 )

© 酆逸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