酆逸凌

钟都坏了,时光走走停停又回转
我们一见钟情 两情相悦 干柴烈火




大本命凯歌不拆不逆
大写的cp洁癖
Sirius Black是信仰
hp原著党 所有原著cp不拆
最近沉迷Marvel
ADGG一定只有我一个... ...
大爱几米

无念【0】-【4】

【0】.

天阴的厉害。

胡歌站在窗前,看雨。

虽然雨还没有落下来。

但他就是在看雨。

他想要看雨,不是看雪。

尤其是小雪。

他手里还捏着这次拍戏的剧本,就在窗前,彳亍,彳亍。

《旋风十一人》。

旋风... ...旋风... ...

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像是一下子打碎了什么东西一样。

他差那么一点,就要依着习惯说出声----

凯哥?

【1】.

他是靖王,萧景琰。

胡歌见到他的时候,第一感觉的确就如同他说的那样,这个演员,气场很强大。

与他对戏一定很稳,感觉也应该很刺激吧。

但是他不是靖王,更不是萧景琰。

他接的那部戏是当时的热门IP。地狱与重生,谋士与君主,情义与家国。

他演那个地狱归来的阴诡谋士,他演那个他要尽力扶持要尽力保护他赤子之心的君主。他们之间曾经有过的命运纠缠情感纠纷,在不久的将来也要在他们的身上重新演绎。

胡歌很喜欢这部剧,喜欢这个故事,喜欢这群演员。

在那部戏杀青之后,他问自己,是不是还更喜欢,那个演员。

不过都是后话了。

他很久没有如此沉迷在一部戏里,甘愿入戏,每天空下来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琢磨,这场戏,他应该怎样怎样;甚至,对方应该怎样;摆设应该怎样;打光应该怎样。

胡歌如同喝醉了一般。不过,他享受这种醉意。

他应该是与胡歌对手戏最多的演员。

用大众化的夸奖词来说:阳光,帅气。还有,爱笑,大度,会... ...会照顾别人。

当然还有。他的优点他的好处,胡歌自信可以滔滔不绝讲上一天。

但胡歌有些不想说了,或者说,不想再想了。

但是越是告诉自己不要再想,胡歌就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他。回忆如一帧帧电影画面,在眼前虚拟的白色屏幕上投射出斑斓的色彩。不管你愿不愿意去看,你知道,电影在放着,你甚至也知道它的内容是什么。于是你放弃挣扎了,重新把目光投到上面去。

那是... ...他第一次来自己那里对戏吧。

【2】.

胡歌记得那天他状态不算太好,或许是前一天歇息太晚。他便诚心诚意要他来他房间对戏,不料他一双鹿眼瞪了瞪,但也只是两秒钟的事,随后他笑起来,拍拍他肩膀道:

谢谢胡老板费心了。

又眨眨眼睛,像是开个玩笑:

晚上等我。

胡歌配合着装出害羞的模样:

诶呀凯哥你要做什么啊?

他又眯了眯眼睛,似乎还想接点什么,不料一个没绷住,笑了出来。盒盒盒盒的笑声很快带的胡歌也笑了出声,两人像傻子一样在片场不知为什么笑了半天,直到最后被导演装模作样地呵斥了几句才作罢。

胡歌带着还未消散的笑意戳戳他:喂,我要是待会入不了戏被罚钱,你可是罪魁祸首啊。

他便顺着问:好,那胡老板要我赔你什么?

胡歌又突然不说话了。过了好一会才说道:陪吃陪喝。

他也突然住了嘴。

闹闹哄哄的片场,似是静了一瞬。

如果他们刚才所有的对话都是在戏中的话,胡歌觉得,他们下一秒就要接吻了。

当然没有。

那时他看着他的眼神,胡歌在很久很久之后想起,才突然意识到,那是阿诚哥看着小少爷的,绝无仅有的眼神。

那天晚上,他就依着他的话,晚上坐在宾馆房间的一张小桌前,面前摊着剧本,他进屋的时候,顶着一头顺毛看着他笑。

他看到他的手动了动,好像要抬起,最终又归于安静,再不动了。

他没吱声,拿过他带的红酒,利落地取下瓶塞,给两人倒了浅浅一杯底。

他本来想打趣他让他晚上等着他做什么啊?可是他突然被什么噎住,问不出口,不敢问了。

他瞪他一眼:有话快说,别有事还老憋着,省着憋坏。

胡歌就看着他,笑得人畜无害:

我可没憋什么啊。

在“我”上加了重音的结果就是,话一出口他就想扇自己一巴掌。

说好陪吃陪喝,今晚不能亏待了胡老板。

他似是没感觉到,冲着胡歌举起酒杯。胡歌也慌忙下了这个台阶,跟着举杯,轻轻地碰了一下。

他又瞪胡歌:没大没小,没人教过你跟长辈碰杯杯口靠下?

胡歌就冲着他叫嚣:论混的时间我可比你长多了。

叫我一声哥白叫的啊。

胡歌被硬生生怼回去。本着该认怂时就认怂的原则,举杯又碰了一下:

哥~

他整个人都顿了一下,一抬手干了那一杯底,酒杯往桌子上一搁,剧本一推:

对戏!

那天晚上,他们安安静静地喝酒,对戏,讨论剧情,讨论彼此,安静得一刻也不曾停下。

等到终于送走了他,胡歌觉得,反而周围一下子喧嚣了起来,耳朵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杂音,吵得无法入睡。

脑子里想的是梅长苏的翻案萧景琰的情义还有最后的北境,心里装的是刚才他和他的动作接触对话眼神。胡歌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出了一身汗。

只好翻身坐起,看到他遗落下的红酒杯,杯里还剩下一点酒。

胡歌着了魔一般拿起杯,仰头,一饮而尽。

奇怪的是,然后他真的就睡着了。

一夜无梦。

 

【3】.

变化发生的太快,太措手不及。

胡歌在剧组放假的一个早上,站在自己的床边,一身冷汗,眼神毫无焦距地四处看着。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什么。

脑子里无法控制地闪出他的影子,胡歌蹲了下去,又两腿一软坐在了地上。手掌抵着太阳穴,感受到那里一跳一跳地疼着。

他呻吟了一声。

不知出于什么目的,跌跌撞撞推开门走出去,不曾想迎面撞上了他。

他看到他,明显地愣了一下,追上来,像是要跟他说什么。

歌歌,我... ...

胡歌的嘴唇颤抖着,他现在最不想看见的人可能就是他,可是他又无比地想见到这个人,甚至想扑到他的身上打他,咬他,肆意的破坏他。可是这点冲动太小太小,小到他不用压抑就会自己泯灭。

他又开口。紧张,不安,焦急,自责:

昨天... ...

胡歌抬起手打住了他,然后按开了电梯。

昨天,昨天怎么了?他们都喝醉了,然后他们做了,就这么简单。没有什么可以让他紧张不安,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他焦急甚至自责后悔。

他们没资格干柴烈火,唯一的可能就是烈火与烈火,烧尽热情与激情之后,灰烬都不会剩下。

胡歌在电梯里大口喘着气,好像就可以逃脱什么。

在那之后,除了对戏,胡歌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再接触他。戏中的每一次触碰,那不是他们之间的,那是萧景琰与梅长苏的,那不属于他们,他们也无力去讨要。

若是你可以料到意外,却料不到最终的结局,你会怎么办?你会去避免吗?

胡歌穿着宗主那一身白裘,跟大半个剧组的涛姐在亭子里上一秒插科打诨下一秒虐恋情深。

涛姐,你怎么知道我这有颗痣啊?

刘涛流畅地接下去:靖王殿下告诉我的。

郡主你跟靖王殿下交情颇深啊。

没有你深哈哈。刘涛说着笑了两声。

胡歌简直把自己出道这么多年的演技和力气全用上了,才冲刘涛和工作人员笑了笑。

刘涛敛了笑,拍拍他的肩。

他也垂下眼眸。

当晚。

他拍门,冲进胡歌房间的时候,喝了酒。

我来... ...找痣。

他说着把胡歌掀翻在了床上,一把扯开他的衣服。

胡歌没有反抗。任由他扒光自己,亲吻自己的嘴唇,脖颈,锁骨,胸口,一路向下。

胡歌也许永远都不会跟他说,他来之前,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他们两个的身体纠缠着抵死缠绵,最后的最后,他们融为一体。

再也不分开。

他抬起腿勾住他,凝视着这人。

或许注定要纠缠。

【4】.

他们在后来的那段时间里,会到彼此的房间里去互相抚慰。说白了,炮友。通常是他在上面,有时胡歌喝醉了无理取闹,也会反过来。

刚开始的时候,两人第二天见面多少会觉得有些尴尬,可看对方都是一副自然的样子,就也慢慢放下了。当时谁都不知道,对方实际也都是装出来的模样。

片场?片场上俩人就是名副其实的好兄弟。目光耿直台词周正,一丝一毫的不妥都找不出。

可是又处处都不妥。

或许是递给他水时刻意擦过的手指,或许是不经意的一个对视,或许是看向对方时不自觉的笑意,或许是两人之间时时存在的气场。

胡歌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退一万步说,就算自己曾经喜欢他,可又怎么会在他这样伤害自己过后依然会对他流露出的暧昧毫无抵抗?甚至还把与他的寻欢当做了发泄的方式。

胡歌猛地打了一个激灵。不妙,真的不妙。

他必须逃了。

他还有几天杀青?胡歌转过身,慌乱地寻着自己的时间表。

三天,还有三天。

或许,不,一定,离开了这里他就一定可以解脱了,不再会想起他,再也不会想起他了。

如果他是一个软弱的人,甚至如果他没有经历过那场生死,胡歌这时候都或许会流下泪来。可是他没有。他只是站在那,重新拿起了手机,在微信里滑啊滑啊。

其实根本不用滑。

胡歌轻而易举看到那个头像,轻而易举点了进去,然后,轻而易举打出想要说的话,再然后。

不行,好难。

他问不出那句“你到底爱不爱我”。

说透了,他不敢,他怕听到任何一个答案。

“胡歌?”

回忆戛然而止。胡歌转过身,看见推门而入的那个人。

“我答应了。”他对着江疏影,听见自己嘶哑的嗓音。

 

 

—————————————————————————

 

 

算一个坑吧 最后一个《无念》(喂你靖苏那个还没写完

 

不知道会写多少 或许下章就完结 或许还会写很长

 

我... ...先保个he(x

评论 ( 6 )
热度 ( 24 )

© 酆逸凌 | Powered by LOFTER